【福利大同社会】东方圆融思想文化是引领人类打开“福利大同”社会大门的‘金钥匙’(5)
来源: | 作者:hkb13ebb | 发布时间: 2011-07-23 | 23 次浏览 | 分享到:
【福利大同社会】东方圆融思想文化是引领人类打开“福利大同”社会大门的‘金钥匙’
(5)

二、西方思想文化对人类诱导趋向及其后果
(一)西方思想文化的特征内涵和趋向
1、西思想文化的基本

【福利大同社会】东方圆融思想文化是引领人类打开“福利大同”社会大门的‘金钥匙’

(5)

二、西方思想文化对人类诱导趋向及其后果

(一)西方思想文化的特征内涵和趋向

1、西思想文化的基本特征

西方思想文化,除了古代以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三哲’与东方源于老、庄、孔子、释迦牟尼某些思想的相近之外,其中世纪以及现代形成的综合思想文化、无论宗教的、神学的、理性的、实用的、哲学的、文学的,大都有其鲜明的、引导人类、外视探求、扩张索取,刺激物质欲望、注重个人利益、滋生个性自由的现实主义的特征。

除了16世纪孔孟之学传入欧洲(譬如1793年法国宪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欲人施之、先施予人”),‘人本思想’影响西方世界,逐步形成西方后来的民主思想文化以外。西方文化以其‘单一’、‘从微’、‘散乱’性为其特征,存在发展并影响并塑造着西方人类群体的‘宇宙观’、‘自然观’、‘世界观’、‘人生观’,塑造着西方人类的前途和西方世界的前途。

其具体为:

A、思维方式的“单一性”
从亚里斯多德开始,(亚里士多德是世界古代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科学家和教育家。他创立了形式逻辑学,丰富和发展了哲学的各个分支学科,这对引导人类判定事物类别、认识多样性的物质世界、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以至后来的科学研究界、注重对一切事物的认知、(按逻辑‘三段论’方法,)从单一局部的层面分析而获得,沿袭至今。

其认识局限表现为:只重视对单一事物的‘个体性’认识,不注重一事物与它事物的本质联系,忽视了对自然的‘整体性’、宇宙的‘本源性’或‘统一性’的认识;无法顾及人与宇宙大自然的整体联系。往往试图在把握一事物时、却无意波及了它事物。

他的消极作用在于:使人类对大自然的认知意识、仅处于一种狭隘状态,其行为后果:使人类在利用了大自然的同时、破坏了大自然的和谐。

B、思维基础的“从微性”
西方‘以“分子论”为基石,注重对事物内部构成的发现,仅掌握事物内部与外部的联系,其特点是根据一事物的结构、创造出它事物的所谓新功能,倡导创造。

其消极的后果在于:使人类一味的追求只对物质微像世界的剖析、力图对单一事物的性质、进行化合改造,使其行为后果,破坏了物质世界的原始结构,使原本整体的自然世界失去了原有的机理平衡、导致整个物质世界系统的紊乱状态。

C、思维形式的“散乱性”
西方大多思想家,不倾向于综合思维,引导人类注重个性发展,注重‘独立思维’,喜好标新立异,忽视于吸收借鉴,忽视衔接继承,遂使的社会思想意识、呈现横向繁杂、纵向间断的“散乱性”状态。

仅从教会看:在从公元一世纪(135)的基督教到20世纪年的跨度里;从开始的犹太人的‘唯神’教、巴基斯坦的‘ 上帝’基督教、到涉入社会管理的‘罗马公教’‘国教’(天主教)、‘希腊正教’(东正教) 以及‘新教’(抗议教)、到中国的‘耶稣教’,它的意识形态、没有像东方‘佛教’、‘儒教’、‘道教’的‘原始贯一性’, 虽然其教义内容基本相同,但其派别分立、涉足政治、介入社会、追逐利益的意识,不论从形式上还是从思想上,呈现了社会意识的“散乱性,给人类造成了思想的混乱。

探讨西方纵横历史、 归结纷繁活跃的意识形式,由于有其‘思维方式的单一性’、‘思维基础的从微性’、‘思维形式的散乱性’的基本特征。遂使得西方思想文化、体现在“宇宙观、自然观、社会观、人生观”的内涵上,与东方的诸多不同。

继而,这必然表示着其思想文化的内涵和导向作用的不同。

2、西方思想文化的内涵及其诱导趋向

西方思想文化的内涵及其诱导趋向,具体体现在人们的‘宇宙观、自然观、社会观、人生观’的每个方面:

A、体现在宇宙观上:
与东方‘宇宙本源论’或‘宇宙一体’论不同的是,西方不论是古代的‘神学家’还是后来的‘哲学家’、现代的‘科学家’,都认为宇宙是所谓‘天’的‘实体 ’:从古希腊到近代,西方占主导地位的宇宙观是‘实体论’。

认为神所创造的宇宙是一个不生不灭、无盈无缺、单一完满的‘存在’实体,宇宙之‘本原’或‘始基’是‘实体’。

这种宇宙观的结果,遂引导人类去触摸宇宙,刺激人类向宇宙无休止的探索和扩张。

B、体现在自然观上:
西方的思想家,主张‘理性把握世界’:欲从‘微观处’认识世界、 欲从根本上来认识世界,运用理性思维来把握世界。在这种理念下、其科学行为只注重理性研究。

在这种理性下而派生的主张,便是积极的改造世界’, 使自然适应于人类,而不是人类和谐与自然。其对自然的行为结果、就是利用消费,人们沉醉于对物质生活的追求之中。

C、体现在社会观上:
由于西方后时期的思想家、倾向于‘物质世界的欲望’和‘个人主义的崇拜’,其思想体现在社会观上:认为社会是‘社会物质实体’、人是‘物欲化的人’。社会是‘个人利益的外壳’,‘个人利益的集合’构成了社会的物质实体。

西方对社会历史的认识和实践,经历了‘朴素历史观’、‘唯神史观’和‘形式上的人本主义’三个发展阶段。

现在、正由工业经济为主导的‘工业文明’形态、向‘知识经济’、‘智业经济’为主导的‘新文明形态’的转变,这种正出现的‘新文明’社会形态,称之为‘智业文明’社会。

它不是一个‘以人为本’的社会,而是一个‘以物为中心’的社会,是一个以经济、科技、智商、金钱为中心的社会,是一个‘人被物质异化’、‘被物质奴役’的社会。

这种社会意识,虽然注重个人利益 维护个人利益,刺激个人能力的发展。

但使人类的社会责任感淡漠或丧失,使人类丧失群体意识,使个体人类离群失和,使整体人类行为撒乱,最终导致人类社会走向没落。

D、体现在人生观上:

西方人类的人生观,曾受着三种思潮的影响,使其人生观的形成、逐步划向个人主义。
一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把‘人性’归结为仅是‘自然生理’性。

这一意识、诱导着人们、过分追求生理、物质欲望的满足,使人一度陷入了物质主义、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的泥潭。

二是‘启蒙运动思想’,把人性主要归结为人的精神、道德理性。

这一思想使得人们对‘理性’过分自信:
一方面,把人引入了‘科学主义’、‘理性主义’和‘机械主义’的歧途,使人成了机器、工业和科技的奴隶,陷入了随时被自我毁灭的‘核弹’威胁之中。

另方面,把人引入了通过暴力手段、彻底摧毁现存社会,以建立“理想社会”的疯狂革命之中,这种思想的扩展,给许多国家的人民带来了战争灾难(欧洲、及两次世界大战‘精神思想’所致)。

三是19世纪以来的‘人本主义’,把人性归结为人的‘本能、欲望、意志、情感、直觉’等非理性方面的特性。

这一思想,诱导人们沉溺于、‘主观自我’的非理性体验之中,使人陷入了丧失理想、过分自恋、甚至反对社会的精神危机之中。

除此,现代的西方人、则是以‘现代基督教文化’作为道德的精神支柱。并以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消费主义等价值观与主张谦卑、奉献、节制的‘传统基督教道德’价值观相冲突。

这些体现在人生观上的‘个人主义’思想,引导着人们 注重自我发展、个人欲望得到张驰,而集体意识淡薄,社会责任感下降。

它支配着人们:在物质利益面前,只顾自己、不顾他人,只顾个人、不顾社会,只顾人类不顾环境,只顾局部、不顾全局,只顾眼前、不顾长远。

当这种个人意识扩展成一个民族的意识时,那么、在民族利益面前、这个民族就会只顾本民族的利益而不顾他民族的利益。终究会酿成整个人类群体的自乱而不得期终。

(二)西方思想文化对人类生存现状的负面影响

由于西方思想家、对宇宙自然‘思维单一性’、‘物质实体性’思维意识下、而产生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现实主义’、‘扩张主义’思想文化的扩展,诱导着西方人、波及着东方乃至全球人类、与生存环境的不规律相处行为,最终给全世界人类带来了、潜在的、几乎令人类面临灭顶之灾的现实局面。

“19世纪以来,由于两次世界大战给全人类普遍造成的贫穷、和各民族普遍寻找生路的需求,以及战后西方科技工业的兴起和扩展市场寻求资源的需要,这给了西方向东方以及世界传播文化的契机。”

西方的‘物欲意识’和‘科学技能意识’、肆意渗透熏染着渴望求生发展的东方民族和其它民族,驱使着人类在朦胧的激情中、向‘天’、‘地’、‘人’三界扩散性进军。

至此、人类中,一种不可截至的‘民族主义伸展欲望’、‘物质追求欲望’、‘资源争夺欲望’、‘区域扩展欲望’,在环球飞快蔓延开来。

思想酿成思潮:物质欲望的实现、给人口的暴增提供了物质条件,导致人类无节制的增长;而人口的增长、又导致了人类生存‘总需求’的急剧增长;人类‘总需求’的增长又刺激着人类向地球无节制的索取、、、;以至于把原本‘温文默含’的地球、干扰的‘焦躁’起来;以至于把人类赖以延续的资源、置于枯竭的境地;以至于把‘和谐美丽的环境’、糟蹋的不堪入目;以至于使人类群体的‘政治’里、潜伏着争夺‘人类最后晚餐’的野性意识;这就是给后来的人类、酿成了现在难于逾越的‘五大危机’局面!

这五大危机分别是:

一是‘人口危机’:

1992年5月15日发表的《世界人口白皮书》中说:“现在世界人口增长速度为每秒3人,每小时净增人口数达到26万人,相当于冰岛的人口数;每周要增加180万人 ,相当于南部非洲小国莱索托;每月增加770万人,比奥地利的总人口还要多;每年增加9700万人,近似于比利时。以这样一种速度发展下去,到2000年,世界人口将达65亿,2025年将达85亿,2050年有可能突破100亿。”

据科学家测算,同步钟表的秒针每走一圈,全世界就有259个婴儿呱呱坠地;日历每撕去一张,就有37万人问世;地球每绕太阳一周,全世界净增人口8296万人。

如果世界人口按照这个速度继续增加到达2330年,整个地球的表面,包括南极、北极、沙漠、海洋 ,每平方米就有一个人;到3545年,世界人口的总重量将等于地球的重量。
这是接近事实的科学推算。

人口危机造成了人类的慌乱:

面对日益严峻的人口膨胀,国际社会无不忧心忡忡。西方政界、经济界乃至普通民众产生了一种恐惧、担忧心理,美国经济学家称之为“十怕”或“十种担心”

一是担心世界末日就要到来
基督教《圣经》上的‘世界末日之说’流传已久,根深蒂固。

二是担心全球资源枯竭、生态失衡。对因人口危机终将带来的生态危机、资源危机、

三是担心世界人激增、造成穷人越来越多,贫困现象无法消除。

四是担心人口增长后,影响个人生活质量。

五是担心地球这个“诺亚方舟” 负荷有限,世界人口继续激增、最终将会使人类毁于一旦。

六是穷国人口激增、会引起革命。

七是担心商人大发横财,普通民众吃亏。

八是担心异教教徒人数增加、酿成新教派间的争斗。

九是担心有色人种、人口比例上升,不利于白人统治。

十是担心有色人种恶化。

据世界人口专家测定:地球含纳人口的“饱和度”为100亿,至2100年世界人口将大大超过这一极限时,人类将如何生存? “自然 ”— “经济 ”— “社会 ”这一复合性系统、还能照常运行吗?

“人口爆炸”论认为:
“人类人口爆炸性增长、是数千年来最重大的事件,正如同各种各样的热核武器爆炸一样,如此大量的人口正威胁着、甚至要毁灭地球上绝大多数生命”。

他们认为:“千百年来,地球上没有其它的重大事件、比人类自身急剧增加的结果、致人类于几乎不能生存的边缘上的”。

这就是人类面临的‘人口危机’的现状。

二是‘资源危机’:

“资源耗尽 ”‘枯竭论’认为:
“由于人口增长造成的人口压力,全球对淡水资源、能源和各种矿产资源的消耗明显加快,并最终走向资源枯竭和人类生存的危机”。

人口与工业产量呈指数性增长,假定经济增长的指数曲线趋势继续下去,并维持现有的人口增长率和资源消耗率不变的话,那么大约100年后,即在2100年前后,地球的经济潜力就会耗尽。

美国的科学家神福格认为:“地球上大部分地区的 “资源资本 ”都正面临着严重的枯竭 ,如果人们不采取措施,不改弦易辙,人类就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由于人口按指数的增长,引起了对粮食需求的指数增长;引起了不可再生资源消耗率的指数增长;而上述这些因素的指数增长,又导致了环境污染的指数增长。

这样,人类不需要经过太长的时间;就可能达到“危机水平”,世界体系将“因为资源危机而崩溃”,“世界末日”将要来临”。

在西方智者的紧急呼吁下:
联合国分别于1992年在“里约热内卢”召开 的、175个国家鉴署的、旨在实现“以人为本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的《21世纪议程》;1997年6月 的“特别联大”;2001年第9次“可持续发展会议”(ESD-9);2002年的(里约+10)第10次会议,综合指出:“能源是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中、相互关联经济、社会、环境目标的核心”;“按目前能源利用的传统模式, 人类将无法达到可持续发展。”

(注:78年至92年的16年间,世界16位各类专家、在全球范围、对人类生存条件及其能否继续发展的调查结论)

并向全人类呼吁:“可持续能源”“发展的挑战、需要国际组织、国家、政府、能源界、公众社会、私营部门和个人的一致努力”。

这就是人类面临的资源(能源)危机。

三是‘环境危机’:

‘环境危机’,是指“已被人类污染、紊乱的了的环境,又给人类造成致命危害的危机状态。

它是指由于人为因素、使有害有毒物质,对大气、水体、土壤、动植物造成损害;使它们的构成和状态发生变化,从而破坏和干扰人类的正常生活。
世界性环境污染威胁着人类的安全。自从本世纪20年代以后,人类在环境污染问题上,经历了工业污染 、城市环境污染 、生态环境综合污染、区域污染四个历程。
现在人们逐渐认识到,威胁人类生存的不仅是局部地区,而是全球已被污染的环境 。
环境污染的根因:“在于人口的膨胀—经济指数的增长—资源消耗指数的增长——工业和生活的排放”。
而‘烟’和其它污染物的排放, 是造成地球‘温室效应’、‘臭氧层破坏’和‘酸雨’及其造成 大气、水体、食物、土壤 、建筑物、人体、动物、生物、所有地球地表以上各种物体、遭受侵害的直接原因。

据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对空气、水和食物污染的报告称:“全世界城市居民中、有五分之四生活在受污染的大气环境中,饮用不符合卫生要求的水”。
另据报导:“ 有18亿人饮用过受污染的水,每年有30%的人因环境污染而患病”。
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雅典古城堡的大理石建筑和雕塑艺术、正在一层层地剥落;纽约的自由女神铜像、已披上一层厚厚的铜绿;中国重庆长江大桥的不锈钢底座、已锈迹斑斑”。
环境污染,可以导致人体‘急性、慢性和积累性的危害、又称‘远期危害’;可致癌、致畸、致动物体的突变。

世界卫生组织认为:“人类的癌症极大部分、是由环境因素引起的,而环境因素中,由化学物质引起的癌症占90%。全世界每年有500万人死于癌症。

美国学者梅认为:“世界人口”、“农业生产”、“自然资源”、“工业和污染”这五种因素、是相互影响、相互联系的。

如果当前人口、工业化、环境污染、食品生产以及资源耗费的增长趋势、这样进行下去而不加以改变的话,那么、在未来100年内、将达到地球增长的极限,世界人口和工业生产能力、将可能发生非常突然和无法控制的崩溃。

这是‘环境危机’对人类的警告!

四是‘科技危机’

“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是近代东方人、对西方科技工业实践的感悟所做的结论。

‘科技’可以为人类社会、从自然中创造财富。就目前已知的社会类型,不论是何种“理想社会”名称 ,都必须是以创造丰足的社会财富、而为主要社会内容的。

科学的发现、发明、和一切合乎自然规律的人类创造,都能从自然环境中、为人类获取生存条件,创造物质文明。

但是,两千多年人类的足迹、以及眼下人类对待科技术应用的行为告诉人们:不仅科学技术不能继续乘载人类 、步入美好的‘社会天堂’, 而且极有可能、将成为屠杀人类、埋葬人类美丽世界的可怕工具!

这并非危言耸听!

历史不会忘记:20世纪的科学家们曾经为 1945年8月6日和8月9日、日本广岛、长崎(广岛34万人,长崎27人)60万人的灭顶之灾 、发出过哀怨的惊叹!

那时的科学家们,无论如何不会想到,他们发现的“原子宝贝”,竟程了杀人武器!这一残酷的事实,验证了1905年6月6日、若贝尔奖得主居里夫人演讲时的一句话: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如果‘镭’落到了坏人手中,它就会成了最危险得东西”。

这时的科学家们发现:因为有人类的劣性存在,竟使他们的良好愿望,给人类带来不可挽回的灾祸。

‘科学’——这一令20世纪的人类、曾为之迷恋癫狂的‘圣典’!竟成了一把可怕的“双刃剑”!

当一部份人类群体、企图毁灭另一部份群体的居心膨胀时,‘科学技术’——就会成为‘杀人武器’!

这一不容置疑的历史结论,已让人类和善良的科学家们处于尴尬的境地。

除此,人类‘科学行为’的结果,导致资源枯竭、化工操作、工业排泄 、干扰地球物理结构,紊乱了‘肉眼不可视空间暗物质’的平衡混沌形态,污染了大气及其生物异化问题、、、、、、。

由此可知,‘科学’曾把人类引入了一个物质绮丽的世界,而为之欣喜若狂的人们、从没想到,‘科学’竟会把人类生存希望的道路、堆砌了一道可怕的‘人为悬崖’!

这就是人类面临的‘科技危机’。

五是‘政治危机’:

19世纪末的现代革命理念,曾对政治下了这样的定义:“政治是阶级对立、斗争的手段。它是调整人类群体内部、外部群体之间的关系、既利益关系的手段”。

这与古老的政治概念并无不同。
使用这种手段(或者方法、制度、社会方式、社会关系)、使人类社会延续了四种社会类型(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制)。

由于西方‘物欲思潮’对人类的持续冲击,和人类普遍承袭着‘人治’、‘集权’、‘极端政治’、以及由‘物欲’驱动的‘狭义民族主义’而引发的‘种族歧视’、‘扩张意识’、‘霸权意识’等政治意识,(尽管西方一度生出不占主导地位的‘虚假的人本主义意识’)。

这使得西方人、不在述说古代‘柏拉图的理想国’,更无人谈及近代‘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就连东方近代、曾有人提及孔子的‘大同思想’、几乎也被‘物质欲望’淹没,仅仅是把孔子提及的‘小康’一词、用到了中国现在的政治语言里!

两千多年,尽管经历了各种形形色色的政治形式,而人类的群体关系(政治关系)、仍然没有跨过 “对利益、划分、争夺、对立的历史滩途 。

眼下,人类将在日益尖锐的、“社会总需求”与 “自然总共给”的矛盾面前、继续争吵着、斯杀着(石油输出国的家园决不会安宁);继续用政治手段、巩固着各自的生存空间和环境条件;并以 “枕戈待旦”的警觉、积蓄着各自的势力,准备着随时的争夺和对入侵者的应对。

如刚刚结束的两次 “世界大战”,及其随后的“国土之战”、“民族歧视之战”、连续的“海湾石油之战”、 以及眼下各种‘借口’的利益斯杀及疆土的对恃,便是 “政治”的真正写照。

‘政治危机’是由人口危机、资源危机、科技危机、环境危机引发的。是人类整体中的部分群体、在不同空间、不同时间里欲摆脱‘自身危机’的‘政治意识及行为’。

据联合国预计,世界人口将在2050年达到77亿至112亿。人口学家菜斯.布朗、据联合国的预计,以豫测数学中间值的94亿数值、来说明人口规模的扩大、将给未来 “生态系统”和“各国政府”带来极大的压力。将迫使政治家们用‘政治手段’寻找出路。

“人口压力论”者认为: “历史上许多事实表明:“人口压力”和 “扩张、征服战争”之间、至少有一种密切的关系”。

“人口压力”不仅使人类绝对贫困,而且被感觉到会带来对世界资源使用的不平等(注:西方一直对中国、印度人口抱怨,对其资源垂涎)、“人口压力”感觉最强烈的国家便会发动战争。

基于这种观点,人类从16世纪开始的、 法、英为夺取殖民地和半殖民地、进行的‘扩张战争’及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都归结为“受人口压力”的结果。

而‘人口爆炸论’的代表人物、埃利希、在《人口资源环境》一书中,对‘人口膨胀病症’开了三副药(注:一是人类平分食物;二是只种粮食;)而第三副药、即主张通过战争、瘟疫、饥荒等手段减少人口,使幸存者茯得必需的食物供给。

这就是人类将面临的‘政治危机’!

‘五种危机’的形成,这就是源自西方人类对宇宙自然‘唯物质思维’诱导、进而在单一追求“物质文明”浪潮的冲击下、使东方以及世界人类、一度泛滥的极端张驰欲望、一味索取、忽视平衡、不修道德、人性暴败、行为无羁,违背人与自然和谐依存的法则’,置人类于后代生路忽视而不顾的结果。

上述,皆是‘西方文化’脉略及其‘文化诱导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