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大同社会】 东方圆融思想文化是引领人类打开“福利大同”社会大门的‘金钥匙’(4)
来源: | 作者:hkb13ebb | 发布时间: 2011-07-23 | 77 次浏览 | 分享到:
【福利大同社会】 东方圆融思想文化是引领人类打开“福利大同”社会大门的‘金钥匙’(4)
一、‘东方圆融思想文化’的基本概念、内涵、及其正面导向作用
(一)‘东方圆融思想文化’的基本观念和内涵

【福利大同社会】 东方圆融思想文化是引领人类打开“福利大同”社会大门的‘金钥匙’(4)

一、‘东方圆融思想文化’的基本概念、内涵、及其正面导向作用

(一)‘东方圆融思想文化’的基本观念和内涵

1、“圆融 ”词汇 的简单概念
‘圆融’词意:即有“破除偏执、圆满融通”,“融通”,“犹圆通”;其“思维行为、周密畅达”之内涵。

2、‘圆融文化’的寓意内涵
‘圆融’一词出自东方的佛学,是中国本土佛教语言,是中国佛教对内‘和合教派’对外‘和合儒道’、‘和合西方教派’以及‘教外世界’的重要思想和处事原则。

‘圆融思想’源于佛教、道教和儒教、对‘宇宙本源’、‘宇宙万事万物’的根本认识、和对人类处世意识、处世行为的根本圆满认识。

‘圆融’的哲学含义认为:“万事万物的‘因’、皆为‘终极实在’(宇宙本源),‘一真法界’(宇宙本源)或‘诸法实相’(宇宙本源)所现,同一体性故;既能保持其原有立场和特性,圆满无缺,而又为完整一体,且能交互融摄,毫无矛盾、冲突。

由于释迦牟尼主教、对宇宙间万事万物‘圆融一体’的根本认识,所以向世人力图说明、这一‘宇宙真像’,并主张人类在‘世间’的一切思维和行动,都应符合这个‘宇宙真像’或者‘宇宙真理’。只有这样,才能与宇宙同在,无论出世或者入世,都会通达无碍。

老、庄相继创立的以‘本源论’为立论核心的‘宇宙观’和孔子及其后人创立的以‘人仁论’为立论核心的‘世间法’,遂形成了‘人天和合’、‘上下敦睦’、‘阴阳负抱’、‘相得益彰’的‘天人圆融’思想体系。

见之于老子《道德经》主体论说的、道家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哲学译义认为:

人法地’是指人类的行为取法于大地,或是人类的生活行应以为地球物理运行的法则为法则;

‘地法天’是指地球的运行法则应是以宇宙运行的法则为法则;

‘天法道’是指宇宙的运行、应是以‘道’的存在法则为法则;

‘道法自然’是指‘道’的运行、是以自然而‘然’(原有)的法则为法则;‘道’的运行是以宇宙‘本来本源’的客观存在为规律的。

对‘道’的使然,昭示着人类与天、地、自然、宇宙之间,应该是如此和谐相处的。
孔子的《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論語》及诸子百家的论述,形成儒家学问,以对‘宇宙本源论’‘ 宇宙万物同源论’的理念,并以“易、不易、变易”的《易经》思维,认识并解释宇宙、自然、万事万物的存在状态和运行规律,教人从‘安身立命于天地’目的出发, 以对人‘仁义’、谐物‘和合’、行为‘中庸’、处事‘公平’、归宿‘大同’;以‘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处世价值;以‘仁’‘义’‘礼’‘智’‘信’‘忠’‘孝’‘节’‘廉’‘悌’、‘己所不欲、勿施与人’ 等行为规范,作治世立说。昭示着人类应‘相互依存’的处世状态。

上述‘佛、道、儒’这些默契相融的理念内容、就是东方‘圆融思想文化’形成的基本渊源内涵。

3、‘圆融文化’的形成及应用

‘圆融文化’是中华乃至东方区域文化的主流文化。中华佛学在吸取印度‘佛学精髓’与本土‘儒、道 ’文化的融汇,形成了文化的‘圆融’内涵,并在中华本土及其亚洲乃至世界的传播实践中,形成了东方文化的主流之势,遂称为:‘东方圆融思想文化的核心文化’。

东方人类、对‘圆融意识’的产生、‘圆融内涵’的文字表述、‘圆融思想’的广泛运用,几乎贯穿了整个东方历史。

人类对‘园’字的发现、源于古老的中华人类群体,用‘园’字表述传播思想的历史、源远流长。

石器时代、一万八千年前的山顶洞人、曾在兽牙、砾石和石珠上钻孔, 创造出物品的内‘圆’形,便于佩戴;便有了对‘园’的记忆。

陶器时代、人类将泥土放在一个转盘上转动,制造陶器这是对‘园’的模糊认识的应用。

纺织时代,人类利用了‘圆形’的石纺缍或陶纺缍、进行纺织。

古代埃及人曾认为:‘圆’是神赐给人的神圣图形。

而两千多年前、我国的墨子(约公元前468-前376年)、就给‘圆’下了一个定义:"一中同长也"。意思是说:‘圆’有一个圆心,圆心到圆周的长都相等。这个定义比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得(约公元前330-前275年)给圆下定义要早100年。

魏晋时期的刘徽、于公元263年,给《九章算术》作注,他创立了‘割圆术’,认为‘圆内接正多连形边数’无限增加时,周长就越逼近圆周长。

那时的刘徽、已经把极限的概念、运用于解决实际的数学问题之中,这在世界数学史上是对‘园’认识的一项重大成就。

祖冲之(公元429-500年)、在前人的计算基础上、继续推算,求出圆周率在3.1415926与3.1415927之间,是世界上最早的七位小数精确值。

而在欧洲,直到1000年后的十六世纪,德国人鄂图(公元1573年)和安托尼兹、才得到这个数值。

现在的电子计算机,圆周率已经算到了小数点后一千万次以上了。

这就是古老中华人类对‘园’字早于西方人类的认识。

中华人类的智慧、还在于:把从大自然获得的认知, 总是抽象的、含蓄的、深邃的、贯通的、综合的、淋漓尽致地应用于社会的各个领域。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华的文字史,就是中华的文化史,就是中华民族的思想发展史;中华故族的每一个文字,都蕴含着对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的说明、思想承继的说明、历史演变的说明。

由于中华祖先们、从自然界、人类社会的实践中、获得了对‘园’字意义的深刻认识,以至于使纵横几千年社会里的后来人、对‘园’意义的应用,达到了极致的地步:

清朝的康熙,为使祖宗的江山、万古长青,曾把几千年帝王‘治国”理念的真谛、御书题匾、归纳了‘园明’两个字、作为传后的‘至宝’(1709年康熙48年:《御制圆明园记述》未作解释),传给了四子(胤禛)雍正。

胤禛即位后,偏爱佛学,自号“圆明居士”,对父赠二字、 深悟其内涵: 在他的《御制圆明园记》中说:“至若嘉名之赐以‘圆明’,意旨深远,殊未易窥。尝稽古籍之言,体认‘圆明’之德,“夫圆而入神,君子之时中也;明而普照,达人之睿智也”。

故自解其意有三:
其一、“圆”的精义、达到佛家神妙境界:才德之人、行事立身、既无过,又无不及。

其二、“明”的精义、达到儒家神妙境界:知命通达、显贵之人,应时时处处、洞悉万物英明远见。

其三、‘园明’二字组合:便知“圆明”是品德,是境界,是帝王治国为君最高之理念。

作为帝王、就要修业进德,感恩先人,施恩于民,福利百姓,秉五行、承旺气、以“圆”的内涵,自勉身心、体会天意、不忘圣诲、含味咀嚼、培养精神、 不求自安、而图天下稳定;不为自乐、而谋百姓康泰。

因此、必行‘圆明’之德,以保江山社稷、人民福祉。

从中华清人‘施政理念’,概述华夏民族几千年的治世思想,可知华人对‘园’字的甚深理解,可知‘园’字对中华‘园’思想的形成、‘园’文化的形成,追求‘圆融和谐‘民族历史的形成,起到何等的作用。

这就是‘圆融’思想文化的渊源——‘园’的意义所在。‘

关于中华人对‘融’字的应用,更是充满了表述万事万物的语言世界里。

中华汉语是‘融’字的故乡 。在中华汉语里、 仅以‘融意’为主的词汇家族里、就有寓意繁多的词汇。

诸如:融化、融流 、融陶 、融释、融炼 、 融合、融会、融通 、融洽 、融混 、融润 、融昭 、融远、 融光 、融晶 、融彻 、金融、融泄 、融悟 、融达 、融畅 、 融显、
融懿、 融浑、 融和、融晴 、融畅 、融暖 、融蚀、融液、、、、、、、;贯穿融会、贯通融会、情景交融、融汇贯通、融会贯通 融合领会、融会通浃、融洽无间、融释贯通、融为一体、融化汇合、神会心融、神融气泰、水乳交融、闻融敦厚、雾释冰融、熙熙融融、一彻万融。

在这里,我们暂且不对有‘融’含义的诸多词汇一一解释。

统而言之,这些由‘融’字扩展的语言词汇,充分体现着中华人对一切关联事物的‘融通’意识; 人类正是在这些‘融通’意识的引导下、进行着人类的几千年社会实践,便形成了中华独特的‘融通’文化。

进而,由‘园’‘融’组合的‘圆融’词汇的发展形成,便是中华民族‘圆融’意识的体现,便是对中华民族创造‘圆融思想文化’历史的表述,便是对东方‘圆融思想文化’‘渊源’的表述。

古老中华民族先圣、先师、先贤们的开宗启示和遗训,历代先辈们相继走过的两千五百多年起伏的文化历程,给我们今人提供了:“人生天地间,应与天和谐、应与地和谐、人与人和谐”的‘圆融思想文化’的认识内涵。

以上便是东方‘圆融’思想文化的基本概念和内涵。

在这里、我仅作简单的温习,这为朋友们进一步探讨、认识,以及对如下问题的思考,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点题作用。

(二)‘东方圆融思想文化’的导向作用

东方的文明史,证明了东方‘圆融思想文化’对人类行为的正确导向作用。

‘圆融精神’,不仅佛教、道教、儒教,运用于参禅、 修性、修命、修身等修炼活动中,而且融通到与一切世间人、物关系的实践中;他特有的准确性、实践性、指导性的存在,使中国佛、道、儒成为悠久、深邃、至上的东方主流文化。为人类揭示着宇宙存在的‘客观实在’;诉说着宇宙自然万事万物的存在状态;表达着宽广的包容性和博大的融合性;昭示着人类在自然生存中、正确的思维和行为方向。

中华25个世纪以来的文明足迹、光辉历史,以及她对全人类生存方向的影响,足以证明、以中华‘圆融’文化为中心的东方‘圆融思想文化’、是目前及今后引导全体人类走向光明的唯一正确的思想文化。

当今世界,矛盾重重: 人与天的矛盾、人与地的矛盾,人与人的矛盾,日渐尖锐扩大,大有整体爆发之势;欲解决这些冲突或矛盾、实现人与天对话、人与地的对话、人与人的正确沟通,消除对立、兼容并存,营造‘天、地、人’和平共处、并有利于人类自身存在发展的良好环境,必须运用东方的‘圆融思想文化’,方能作出正确的解释。

弘扬 东方的‘圆融精神’或者‘圆融文化’,对促进人类东西方思想文化的‘融汇’、乃至世界各种思想文化的和谐、融合, 进而促进实现世界人类的永久和平,是当然的重要的具有现实指导意义的。

这是我们应对‘东方圆融思想文化’的概念、特征、内涵、及其导向趋向的基本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