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人类谋求和平生存”的“形象使者”躬职谢世
来源: | 作者:hkb13ebb | 发布时间: 2018-08-21 | 28 次浏览 | 分享到: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人类谋求和平生存”的“形象使者”躬职谢世
原标题:掌舵联合国10年的安南,凭什么赢得尊重?
文 | 孙兴杰安 安南,一个能人,一个善人。 安南去世了,带着“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的荣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人类谋求和平生存”的“形象使者”躬职谢世

本网按:人类2000年中、为了本民族的生存延续、进行了争夺生存条件的各种形式的斗争,争夺的每一步、都是带血的、、、、、、!

1945年至今70年,人类的智者、主张倡导人类和平生存,众多仁人志士们、做出了有效的不懈努力!

联合国主持下的“公约式”“协调式”“斡旋式”等努力手段,对制止战争、避免战争、促进和平生存,起到了积极作用!

每一个爱好和平的人类,都应该向为人类逐步争取安宁生存70年作出努力的人们、致以由衷的感恩!

铭记他们对爱好和平生存人类的恩德!学习继承他们的精神品质、前赴后继,为逐步实现地球全人类的和平生存而奋

斗!团结起来!制止任何形式的破坏人类和平生存愿望实现的非人类行为!

原标题:掌舵联合国10年的安南,凭什么赢得尊重?

文 | 孙兴杰安
安南,一个能人,一个善人。 安南去世了,带着“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的荣光。掌舵联合国10年(1997年1月1日至2006年12月31日)的他,被视为“最具有革新精神的联合国秘书长”。在这个风云变幻的世界,他留下的不仅是一个适应世界形势发展的联合国,更有对变革联合国、推进世界和平事业的思考。也许多数人都认为,联合国没有发挥理想的作用,但一个没有联合国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安南是从联合国行政管理系统“升迁”上
的秘书长,也是出身联合国工作人员行列而当选的第一位秘书长。可以说,他是位职业化的联合国秘书长。

▲安南的生平简介。

两届秘书长 十年风雨路

他接任联合国秘书长时,世界正处于冷战后的大变革时期,联合国是个政府间国际组织,但必须尊重各国的国家主权,联合国的行动能力也取决于国家间政治,尤其是大国之间的协调。
在冷战期间,美苏两国对峙,联合国能通过的决议也非常少。但冷战结束后,联合国焕发了青春,安理会通过的决议数以千计,这既表明联合国的价值是在提升的,也意味着国际事务正在发生剧烈变迁。
安南在任时,国家治理的问题成为国际秩序面临的尖锐挑战:联合国是由主权国家构成的,冷战结束后迎来了一波新兴国家的潮流,成员国不断增加。很多人曾假设主权国家是个独立的政治系统,但冷战后人们发现,国家内部的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

▲安南。图片来源:新华社。

对联合国最重大的改革,就是拓展了联合国可以依赖的基础:除了主权国家外,还有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等。
卢旺达大屠杀、索马里、巴尔干等问题,都连着人权问题。虑及这点,安南将“保护责任”变成了国际共识,凸显了保护每个个体的价值和意义。他为此改革了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新成立的人权理事会更具行动能力。
2012年发生“叙利亚约90平民被杀 ”的大屠杀事件后,联合国特使安南(中)5月28日到达叙利亚大马士革。
安南的十年秘书长生涯,正处于世界秩序的历史性变革节点上,有很多的无奈,其压力可谓山大。但联合国顺应了世界的发展潮流,有了新的面貌,也提出了联合国改革的方向。
当然,联合国秘书长是190多个成员国的仆人,还是世界发展的引领者,仍是个待解的问题——这是安南留下的命题,也是联合国的逻辑困境所在。
有人把联合国比喻成一个长着192颗脑袋的庞然大物,每颗脑袋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掌管这个庞然大物十年之久的科菲·安南,没有军队,没有政治权力,没有国土。如今,他走了。
仕途平坦:1962年,24岁的安南进入世界卫生组织日内瓦办事处,其后在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等部门工作。1976年,38岁的安南调到纽约联合国总部,便开始了攀登权力顶峰的道路。1992年,安南升为负责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1995年8月底,安南的一个重要决定使他得到了美国克林顿政府的青睐。当时,安南不顾秘书长加利的反对,批准北约轰炸南联盟塞族部队。就在这一年的秋天,克林顿政府对加利的耐心终于耗尽,开始组建一个工作组阻止加利连任。1996年3月,这个小组提出一份秘密备忘录,中间只提到一个接替加利的人选:安南。
最终,安南成为第七任联合国秘书长,也是出身联合国工作人员行列的第一位秘书长。

"总统":在安南任职的10年,联合国的角色也发生了根本转化。两极格局的终结使世界各地潜伏的冲突和矛盾不断释放,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促使联合国承担起更多的全球责任,联合国的行动变得更具实质内容。维持和平、推动发展、防治疾病、发展人权……一项项任务排满了秘书长的日程。

他多次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非洲的贫困问题,促使各国制订千年发展目标,呼吁各成员国加强合作,并通过联合国协调国际社会应对贫困、艾滋病和教育等严峻的社会问题。
他对国际和平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无论是非洲战乱、中东危机,还是东帝汶暴乱、阿富汗战争,或者是在其他非常敏感的政治危机中,都有他穿梭斡旋的身影。他在1998年伊拉克危机中表现出了高超的外交才能和勇气。他亲赴巴格达,与萨达姆一起抽雪茄,说服萨达姆与美英达成协议,至少在半年多的时间里避免了一场轰炸。萨达姆称安南是一个勇敢的人,美国人也称安南是最为出色的联合国秘书长。
第一任期的5年是安南秘书长生涯的黄金时期。在安南的努力下,联合国的声誉空前提升。2001年,安南和联合国一起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并在当年轻松连任,达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顶峰。
"冤家"美国:安南与美国的关系一直是人们关注的话题。不同的人对安南的言行进行不同解读。有人说他是反美斗士,也有人说他是美国扶持的照看美国在全世界利益的傀儡,也有人说他是被架空的受气包。
2003年1月,就在伊拉克战争一触即发的前夕,安南应邀去白宫出席晚宴。席间,宾主言谈甚不投机,布什最后干脆不客气地说:"科菲,你做你该做的事,我也要做我该做的事。"当第一批炸弹落向巴格达时,安南对安理会说:"无论对联合国还是国际社会来说,今天都是一个悲哀的日子。"
2004年,安南与美国的关系因伊拉克问题急转直下。联合国"石油换食品"计划中的丑闻被曝光,安南的儿子被卷入,而此时联合国驻刚果(金)维和部队的性丑闻也被揭发,一时间,联合国成了效率低下和腐败的象征。美国国会和保守派媒体趁机对安南发动一轮轮的攻势,要求安南辞职。尽管身心俱疲,安南还是顶住了美国的压力,随后的调查也排除了安南对石油换食品丑闻的责任。
力促改革:说安南是最富有改革精神的联合国秘书长一点也不为过。10年来,他围绕秘书处的管理、安理会的组成、保护人权和加强维和行动等议题提出了许多想法和改革方案。
上任伊始的1997年,他就提出"振兴联合国"的改革计划,为联合国注入新的活力。2003年,美国发动的先发制人的战争违反了《联合国宪章》,让联合国的权威和地位面临空前挑战。在很多人甚至开始谈论这个已存在半个多世纪的国际组织是否快要终结时,安南思考的是如何对联合国作出变革。
安南任命的名人小组在2004年底发表《一个更加安全的世界:我们共同的责任》的报告,指出只有遵守多边主义的原则才能带来真正的安全。名人小组曾经就改革安理会提出了两套具体的方案,但后来由于各国在安理会扩大规模、常任理事国和否决权等问题上的尖锐分歧,最终无法付诸实施。
2005年3月,安南出台了题为《大自由:为人人共享发展、安全和人权而奋斗》的联合国改革报告,呼吁各国一揽子接受报告中关于发展、安全、人权和联合国机构改革等方面的建议。
个人魅力:无论在任何场合,安南总是温文尔雅,说话时始终保持不高不低的语调,从不用大嗓门讲话。安南给人印象最深的表情变化就是微笑。他手下的工作人员说,即便是在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提出过分的要求时,安南也仅仅是下巴上的肌肉有一丝颤动而已。与他共事过的联合国官员说,安南待人彬彬有礼,体贴周到,总是给人很亲切的感觉。
他穿着考究,一丝不苟,与电影007中的邦德一样,总是天天穿着意大利品牌Brioni。美国男性杂志《绅士》2004年将他评为"全世界最会穿衣服的男性"之一,称赞安南不追随流行风尚却独具风格。
《纽约时报》曾经评价他"老练而不失优雅,具有某种神秘的能够撼动人心的力量"。但也有批评者说,他的性格不够坚强,过于息事宁人,无法胜任联合国秘书长的重担。对此,安南说,我不相信一个人靠敲桌子或大喊大叫能表现出坚强。
安南说,作为秘书长,完成工作的唯一手段靠说服。安南说过:"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处在一个非常野蛮的世界,周围有些非常邪恶的人。但我所做的工作要求我,有时候为了挽救生命,我也必须和这些人握手,听他们讲话。"经历十年风雨洗礼,安南终于要走了。
2006年12月14日,联合国大会召开全体会议通过决议,对安南领导联合国走过风风雨雨的10年表示感谢。192个成员国的代表全体起立,联大会议厅内掌声经久不息,向这位将毕生精力都献给联合国事业的杰出政治家表达由衷的敬意。

国际社会哀悼"外交巨人"安南 特朗普未发声引争议
时间:2018-08-20 09:04:00

会记住你的温和。走好,安南!”联合国前任秘书长科菲·安南当地时间18日在瑞士伯尔尼去世,享年80岁。在得知他去世的消息后,联合国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俄罗斯总统普京、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等多位国际政要均表示哀悼,赞扬他为“伟大领袖”和“外交巨人”。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并未就此发声,引发争议。
1991年1月1日就任第七任联合国秘书长,2001年当选连任,2002年开始第二个任期,2006年12月31日卸任。他是首位黑人联合国秘书长,在任期间力推改革,取得了很多成就。

彰他为消除贫困,以及在抗击艾滋病和恐怖主义方面所做的贡献,诺贝尔委员会2001年授予其诺贝尔和平奖。据路透社19日报道,安南去世后,古特雷斯发表声明称,很多方面,安南就“等同于联合国”,“他以无与伦比的决心带领联合国走进了新千年”。

在唁电中说:“我真心欣赏他的智慧和勇气,以及在最复杂和最危急情况下做出明智决定的能力。他将永远活在俄罗斯人民的记忆中。”

莎·梅发文称,“作为伟大的领导者和联合国的改革者,他为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作出巨大贡献。”此外,法国总统马克龙、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印度总理莫迪、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智利总统皮涅拉以及美国多位前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等人也都向安南表达了敬意,并对其成就给予高度评价。
外,世界各地民众也向安南表达了自己的哀思。在他的家乡加纳,将进行为期一周的全国哀悼。加纳总统阿多称赞安南说:“他通过这个职位以及自己在全球舞台上的行为和表现,为我国带来相当大的声望。”

利亚政治分析人士马文19日发表推文称,“再见了,非洲的伟大儿子!”不少网友认为,安南是世界上弱势群体的代言人之一,他的政治遗产永远不会被忘记,他的离去是世界难以弥补的损失。

加纳当地媒体“尹网”称,就在全世界都在哀悼安南之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并未出现在向他致敬的名单上。报道认为,悼念世界尊敬的已故外交官并非必须之事,但却是国际关系中应有的礼貌。在社交媒体上,大量网友都表示,很想知道为何特朗普没有就安南去世一事进行评论。有报道称,安南近来对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多有批评,特别是后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之后。